中国科技产业化促进会主办    投稿邮箱:204151826@qq.com    cngxkj@126.com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天津 河北 山西 辽宁 吉林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内蒙古 黑龙江
网站首页 > 科技创新 > 科技纵横 > 正文

一窝蜂涌入氢燃料电池产业,谁能在马拉松式赛跑中突围?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2-09-22

  作为实现“双碳”目标落地的重要一环,氢燃料电池产业正在快速升温。资本大量涌入,氢燃料电池产业链上的企业层出不穷。这不仅是因为氢能被业界看作21世纪的终极清洁能源,氢燃料电池车也有巨大市场潜力。

  然而,氢燃料电池产业发展周期很漫长,在这个过程中不乏出现种种挑战。从终端市场应用层面来看,当前氢燃料电池车的推广似乎并不顺畅。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全国氢燃料汽车保有量不到9000辆。从近五年氢燃料电池车的产量来看,未在规模上实现较大的突破。2017年到2021年,氢燃料电池车的产量分别为1103、1618、2833、1204和1777辆。今年年初,纵使在北京冬奥会的大力推广下,今年上半年的产量也仅达1500辆左右,销量则为1400辆。

  “氢燃料电池汽车推广实践起来问题很多,其中最大的问题是氢燃料电池的属性不太适用于民用快速推广,这包括制氢、储氢以及基础设施等方面,现阶段还有很多需要克服的困难,其中制造成本和应用成本都非常高。”北京理工大学教授林程近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即使把补贴算上,氢燃料电池汽车也很难实现盈利。

  氢燃料电池产业发展是一场马拉松

  当前氢燃料电池汽车的推广主要依靠城市示范群。未势能源一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燃料电池汽车城市示范群示范工作主要包括四个方面,一是产业链建设,二是氢能供应保障,三是政策环境创新,四是车辆推广。从示范政策进展情况来看,除车辆推广数量稍显滞后以外,其他三方面均进展迅速。比如,产业链企业增加迅速,完善核心零部件体系逐步形成,很多关键核心零部件实现了国产化突破,成本大幅降低,例如空压机企业由之前几家增加至几十家;中国的加氢站建设数据已经全球第一,全国累计发布政策百余项。而车辆推广属于终端应用环节,是产业生态整体进步的末端,因此需要时间传导和放大产业进步的情况。

  虽然加氢站建设和技术等层面取得了进步,但产业发展仍处于初期阶段。以加氢站建设为例,当前中国加氢站超过了270座,仅去年一年就增加了100座加氢站。但即便如此,加氢站的数量远远不够,这也使当前氢燃料电池汽车推广面临加氢难、加氢贵的状况。

  原广东省佛山市副市长许国近日发文称,根据中国13省市氢能规划,至2025年中国氢能汽车计划生产6.8万辆,建设676座加氢站,这一轮五大示范城市中央财政共投入不足300亿补贴资金,不及过去纯电动车财政补贴十分之一。当前氢燃料电池车渗透率不足1%,用市场化机制推动氢能产业发展实施尚早。

  不过,未势能源方面认为,1%的数字没有实际意义,对燃料电池来说,千套级、万套级、五万套级、十万套级,均会带来成本的大幅度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在吸取了纯电动骗补教训后,氢燃料电池领域的补贴采取了以奖代补的方式。此前几年,在政策红利的影响下,氢燃料电池企业的数量快速增长。业内认为,随着氢燃料电池补贴政策从2020年开始转为以奖代补,行业发展驱动力有所不足。

  “不是补贴的力度不够,而是氢燃料电池车要满足四年跑三万公里的条件后才能拿到补贴,也就是说四年后才能拿到补贴,中间这段时间补贴的钱需要垫付,这个周期里的钱怎么出,是推广时候面临的非常大的一个问题。”未势能源副总裁解超朋对记者表示。

  另一方面,早期的高补贴催热效应使整个行业掀起了一波热潮,目前与氢燃料电池产业链相关的企业高达几千家,这其中不乏有技术落后的小微企业。林程告诉记者,整个行业还没有革命性的成果,现在处于百花齐放的状态,什么样的企业都有,当前与氢燃料产业链相关的企业数量很多,但体量都不大,有些企业靠着国家补贴来维持公司运转。“产业的发展仍处在早期,这个阶段,大家都在蹭热点,氢燃料电池产业的发展是一场马拉松,有核心技术、商业模式的企业才能在后续的发展中生存下来。”林程对记者表示。

  行业虽然处于起步阶段,但也不乏有混水摸鱼的企业,氢燃料电池行业重复上马的现象很多,这也浪费了大量的资源。目前,与氢燃料电池产业相关的企业高达数千家。“很多人从大企业出来去创业,或者有些企业被其他企业收购了,他们的技术不见得有多创新,大家为了蹭热点,重复地投钱去做。重复上马的现象是很多的,而且有地方保护。”林程表示。而从国内整车企业来看,虽然多数企业在这一领域有所布局,但投入的热情并不高涨,当前只有长城汽车、上汽少数企业进行大力投入,但产业获得长远发展依然需要资本的支持。

  “制氢、燃料电池发电和储氢是三个核心方向,长城先从燃料电池发动机和车载储存系统入手,然后逐步向固定式发电和固定式储氢容器领域拓展。这种打法,一是因为长城汽车的先天基因,二是汽车作为最严苛的商品之一,对于使用工况和环境都有很高要求,发动机和车载储氢系统是燃料电池汽车关键核心部件,以此切入零部件开发,再应用到其他领域会比较容易攻克。2019年4月,氢能板块从长城独立出来成立了未势能源,此后开始进行燃料电池长期未来应用场景规划,与上下游企业联合、以及投融资在内的资本运作方式。”未势能源方面表示,只有掌握真正的核心技术才是最终生存发展之道。此外,整个氢燃料电池汽车的渗透率还不到1%,行业淘汰赛还远没有到来,这需要企业进行长远布局。

  产业发展空间巨大,“卡脖子”技术亟待突破

  今年以来,氢燃料电池产业利好政策频出。在国家战略指引下,已经有超过20个省市发布氢能相关政策规划,制定目标。业内认为,氢燃料电池产业发展空间巨大。国联证券预测,到2030年氢燃料电池车年销规模有望达到10万辆水平。

  不过,氢燃料电池产业的发展不是一蹴而就,产业周期较长,这需要在多个层面进行努力。相较于电动车的发展,氢燃料电池车产业技术门槛高、氢气价格高、加氢站投资也较高,因此商业化落地挑战巨大。中国工程院院士衣宝廉曾表示,目前燃料电池发动机贵,导致车贵,是燃油车2-3倍,锂离子电池车1.5-2倍。同时燃料氢贵,一般售价是每公斤60元左右,只有降到30元以下才能与燃油竞争。此外,加氢站建设费用高,每座达到1200~1500万元。

  许国表示,国内尚没有任何一家盈利的氢能汽车生产企业,现实中北京亿华通、上海重塑、佛山云浮国鸿等几家核心技术“头部”企业一直在“亏损”局面中挣扎,国内推动氢能产业“先行一步”的佛山目前每个加氢站月亏15万元以上,千余辆氢能公交车常常无氢可加,长时间处于“晒月光”状态。

  要实现商业化必须要大幅度降低成本,从技术角度来看,一些关键零部件还未实现100%国产化,也因此成本较高。解超朋告诉记者,氢燃料电池系统主要包括电堆、质子交换膜、膜电极、双极板、催化剂,储氢系统主要包括储氢瓶、瓶口阀和减压阀等核心零部件。其中,阀门严重依赖进口,质子交换膜和催化剂也未取得实质性突破。不是国内企业造不出来,而是在使用寿命、技术等方面达不到国外的水平。“阀门就是一个技术上的卡脖子问题,阀门的毛利率高达90%。”解超朋表示,阀门应用在氢燃料电池汽车产业的储氢环节,包括瓶口阀和减压阀。其中,瓶口阀的价格约八千元,减压阀的价格为2万元左右。

  目前,一些国内企业已经开始在核心技术上进行突破。解超朋表示,未势能源已经在生产减压阀,明年开始生产瓶口阀。氢用阀门实现国产化能够快速降低部分成本,打入市场后至少降低一半。

  在商业化应用方面,氢能重卡被认为是国内燃料电池率先实现商业化的细分市场之一。今年6月份,长征汽车正式上市发布新长征1号气氢燃料电池牵引车,其两大核心系统(燃料电池发动机、车载储氢系统)均由未势能源提供配套产品与技术服务。在使用寿命上,燃料电池的普遍寿命超过5000h,有些甚至达到10000h以上,远高于锂电池的3000h,长期使用成本低于纯电动卡车。不过,氢燃料电池重卡购买成本仍然较高,目前一辆氢燃料电池重卡的售价普遍达到百万元以上。此外,加氢等使用成本也相对较高。从当前氢燃料电池企业来看,推出产品大多应用于重卡领域。

  在乘用车领域,未势能源方面表示,一辆燃料电池乘用车,百公里耗氢一公斤,倘若成本控制在30元到35元左右,就比燃油车更具经济性,再加上相比充电,加氢速度更快,所以优势就会显现。倘若整车推广数量能够成规模,就有望把成本快速降下来。氢能的产业链比锂电池产业链要更加复杂,从可再生能源到制氢、加氢、再到终端应用,需要合作伙伴协同推进。

上一篇:电池新能源新赛道新势力破局思变 新生态赋能中国
下一篇:2022首届上袭奖(SXR Prize)获得名单揭晓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高新科技》杂志”或“来源:中国高新科技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高新科技》期刊社所有,未经本社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社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高新科技》杂志”或“来源:中国高新科技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高新科技》杂志或中国高新科技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版权声明:凡注有稿件来源为“中国高新科技网”的稿件,均为中国高新科技网版权稿件,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高新科技网”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

百家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