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技术部主管 | 中国科技产业化促进会主办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天津 河北 山西 辽宁 吉林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内蒙古 黑龙江
网站首页 > 科技创新 > 创新成果 > 正文

企业出题、能者破题, 天津“科研众包”开启成果转化揭榜模式

来源:科技日报    时间:2020-03-23    

  天津科技大学生物工程学院教师对企业委托的项目进行相关研究。

  天津启动“科研众包”,半年征集发布350家企业的技术需求534项,撬动企业意向投入3.2亿元;71家国内外应答单位提交解决方案210项;技术对接等合同金额达到8334.53万元。

  “这次真是太顺利了,从2019年9月应答企业提出的技术需求到学校和宁夏的企业签订‘高品质枸杞醋发酵关键技术研发’合同,仅用了3个月!而且通过去宁夏谈合作,我们又陆续和其他企业签订了五六个技术开发合同,最大一单达到1300万元,并100%实现了成果转化。这么高的效率,得益于科研众包。”近日,天津科技大学科技成果转化中心的工作人员王维君开心地说。

  王维君口中的“科研众包”,是天津市科技局于2019年7月正式启动的供需对接新模式,通过“企业出题、能者破题”的揭榜比拼方式,集中力量解决企业技术创新需求、破解产业共性技术难题,推动更多科技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

  天津市科技局成果处副处长梁传辉表示:“目前,天津已经建立了‘1个平台+1套机制+N个队伍’的科研众包工作体系,将传统的运动式供需对接模式变成钟表式、常态化工作模式,有助于解决技术需求不精准、对接渠道不通畅、资源不共享等一系列科技成果转化中存在的难题。”

  精准挖掘企业技术需求

  “成果转化之所以这么顺利,我觉得首先是企业技术需求非常精准。”王维君总结此次合作成功的经验时,由衷地感慨,“筛选鉴别真实技术需求对我们来说是件痛苦的事,我们每年会从各种渠道收到三四百项企业技术需求,但是真正有效的也就百分之一,存在有的需求不准确、模糊,有的联系人不是技术负责人等问题。中心专职进行技术鉴别筛选的工作人员只有两三名,从几百项需求中找到有效需求耗时耗力,效率非常低。”

  “造成企业需求不精准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很多时候,企业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需求是什么。”梁传辉说,比如有的企业想改善优化生产线流水线工艺,但是具体改善哪项工艺说不清楚;有的企业想产品升级,但是升级产品需要哪项技术不了解……这些为高校和科研院所的技术鉴别筛选造成很大困扰。

  因此,天津市科技局一方面充分发动全市技术转移机构挖掘企业需求,由技术经理人面向科技企业进行技术需求挖掘;另一方面由工作团队主动上门,服务大型集团企业和上市公司,深入挖掘企业系列技术需求。同时天津还组织专家团队,从真实性、完整性、可行性等角度对技术需求逐一进行分析筛选,累积发布有效需求534项。

  “精准挖掘企业技术需求离不开技术转移机构和技术经理人,因此建立专业化队伍非常重要。”梁传辉说,目前天津登记在册的技术转移机构153家(其中技术转移示范机构24家)、技术经理人717名,逐步形成技术经理人全程参与的科技成果转化服务模式。

  线上线下共促高效转化

  “这次我们能这么快发现企业需求,得益于网络、APP、微信公众号上的科研众包工作平台。”王维君说,微信群也很重要,群里发送的企业需求信息都能和学校的重点专业,如食品加工、机械、化工相匹配,很快就能抓住机会。

  “对于挖掘、审核、筛选后的技术需求,我们进行了分类汇总,在线上,采取了公开发布和定向推送相结合的方式,通过展交中心服务平台、公众号文章、技术转移机构交流平台以及技术转移协作网络公开征集解决方案。”梁传辉介绍,同时,在线下组织技术需求发布会4场,组织技术转移机构带着需求主动对接高校院所。半年多以来,线上线下共征集解决方案210项。

  科研众包这种线上线下征集企业需求并发布的方式,解决了很多企业找技术难、效率低的问题。“我们公司每年有两三千万的项目合作费用,需求涵盖十几个项目,如果我们自己去找高校科研院所的专家对接,需要花费大量人力物力,效率还很低。”天津瑞普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智创谷运营总监高华义说,对于从事生物兽药行业的公司来说,一直以来合作的科研院校都是农业院校,但是通过科研众包平台发布了需求后,天津大学、南开大学,甚至清华、北大通过平台看到后,把一些人用疫苗技术应用到动物疫苗的研发上,极大地提高了高校与企业的合作渠道,并为我们开发下一代产品做了很好的技术储备。这种方式成本低,效率高。

  “对重点项目,我们组织应答单位集中走访需求企业,推动供需双方深入对接交流;鼓励、促成技术转移服务机构开展供需对接工作,充分发挥技术转移机构的力量为供需对接提供优质服务。”梁传辉介绍,仅创智天诚(天津)技术转移咨询有限公司就针对天津海尔洗涤电器有限公司的智能设备开发需求,组织了天津大学、天津理工大学、天津城建大学、河北工业大学等4所高校的6个团队赴企业现场对接10余次;同时天津市科技局及时跟进供需双方对接进展,实时提供政策咨询、技术合同咨询等支撑服务。目前累计组织技术对接、企业走访等活动40场,最终促成签约项目48个。

  梁传辉表示,目前科研众包模式依托科研众包工作平台这“一个平台”,建立了线上和线下相结合的“一套机制”,促成成果的高效转化。线上,通过科研众包工作平台形成规范的技术需求挖掘、提交、审核、发布、应答、选标和服务程序。线下,制定需求挖掘、技术对接、合同执行、收益分配等服务指引,引导建立供需双方和技术转移机构间的协同服务和收益共享机制,以市场化、可持续的方式共同解决科技企业的技术创新需求。

  “悬赏”征集实现优中选优

  “通过科研众包体系,我们在揭榜应答过程中,了解了不少同行的最新研究成果,让我们也开阔了眼界。”王维君说,平时与其他科研院校的科研团队交流不是特别多,此次好几个项目都组成了跨专业、跨院校的项目团队,促进了研究团队之间的深入。和宁夏签订的“高品质枸杞醋发酵关键技术研发”合作项目,就是集合了品牌设计、设备、保鲜等多个学院的团队共同进行的。

  “对于有意愿通过‘悬赏’方式公开征集解决方案、或经充分对接仍引发激烈竞争难以自主选择最佳解决方案的,我们组织了创新挑战赛进行现场比拼。”梁传辉介绍,在中国创新挑战赛(天津)上,仅“雪豹识别全球挑战赛”一个算法赛题就吸引了334人参赛,提交方案412次,最终天津大学、南开大学、浙江大学等31家高校院所携带方案在现场赛上进行了比拼。

  科研众包这种揭榜比拼机制对提出需求的企业来说更是利好,让他们有了优中选优的机会。“我们发布了‘犬的皮肤病缓控长效制剂’这个需求后,全国有4所知名高校的专家和我们联系,最终经过接触和比较,我们选择了南开大学。”高华义说,如果我们自己去找高校院所的专家,需要把专家的产品拿过来做实验,一两个月才能初步得到动物实验的数据结果。而通过这个平台,有4个专家把自己的实验数据拿出来,通过横向对比数据和方案,企业能在最短的时间内,选择到最优的方案。

  据了解,天津市科研众包工作启动半年多以来,成果颇多,共征集发布350家企业的技术需求534项,撬动企业意向投入3.2亿元;71家国内外应答单位提交解决方案210项;开展需求挖掘、技术对接等活动近40场,对接成功项目48项,合同金额达到8334.53万元。

上一篇:疫情防控“利器”从这里诞生
下一篇:边诊治边科研,成都力挺医生临床成果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