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技术部主管 | 中国科技产业化促进会主办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天津 河北 山西 辽宁 吉林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内蒙古 黑龙江
网站首页 > 科技大数据 > 数字生活 > 正文

数字人民币即将发行 拒收违法

来源:猎云财经    时间:2020-05-09    

  中国人民银行,简称央行,是人民币的发行机构。它的一举一动,都与公众的生活息息相关。经过6年的酝酿和研发,央行很快就要搞出一个举世瞩目的大动作来,这件事情会影响到每一个中国人。

  央行即将发行数字人民币,英文简称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目前已经开始在深圳、苏州、雄安、成都进行内部封闭试点测试,在全国铺开的日子指日可待。中国将成为全球首个以国家主权信用担保发行数字货币的国家,我认为这是一件需要记录在人类文明史中的标志性事件。

  数字货币是相对于纸币而言的,钱不再是一张张纸,而是手机中的一串串看不见的数字密码信息。

  或许在很多人看来,这有什么稀奇的呢?我们不是早就进入到无现金时代了吗?我们每天都在用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自己上一次使用现金是什么时候都想不起来了。

  是的,除了专业人士,普通市民很难分清

  手机支付数字货币

  的区别,如果你还知道个比特币,那可能就越发糊涂了。简单来说,支付宝、微信支付的钱都不是数字货币,而比特币是数字货币,但它和我们今天要说的央行发行的数字人民币又有本质不同。

  下面,我尝试把数字人民币最重要的特征讲清楚(为了叙述的简洁,我把支付宝、微信支付这类所有的网络支付形式都用“微信支付”来统称)。

  既然有了微信支付,现金几乎已经被消灭了,那为什么央行还需要再弄出一个数字人民币呢?这是因为,微信支付不可能彻底消灭现金,我举其中的两个原因:

  第一,微信支付必须要在有网络的情况下才能使用,或者说至少需要收付双方有一方必须在线的情况下,才能完成交易。

  这是由微信支付的本质决定的。微信支付中的钱,其实就是我们的人民币在微信账户中的存款,每一次收付就是相当于完成了一次在线转账。那当然必须要有网络的支持才有可能完成这样的转账过程。或许很多人跟我有同样的体会,在网络信号的不好的地方,比如停车场、地下商场等地方,遇上网络不好,又没带现金,那个着急啊。在街上买东西,也经常会遇到一些信号很差的死角,只能拿着手机到处找信号,非常郁闷。这个问题就可以被数字人民币所解决。

  第二,微信支付不是匿名的。

  你只要支付了,就一定留下转账记录了,什么时间、花了多少钱、收付双方是谁,都记录得清清楚楚。并不是只有非法交易才有匿名的需求,有很多合理、合法的匿名支付需求。举个很小的例子:年轻人购买成人用品或者验孕棒的时候,就很不希望通过微信支付来购买,留下购买痕迹。这时候现金纸币的好处就来了,拿着它,戴着口罩墨镜,去商店付完现金就走,什么痕迹也不会留下。这个问题也可以被数字人民币解决。

  我们先说说离线支付的问题。

  央行在启动数字人民币的研发初始,就确定了双离线支付的目标,也就是说,收付双方都不需要在线,只要拿着手机互相靠近,我手机里面的数字人民币就能跑到你手机里面去了,这就跟纸币就没有什么本质区别了。

  怎么实现这一点呢?关键问题就是怎么解决信息的非法复制问题。数字人民币的本质无非就是手机上的一串数字,支付的过程其实就是把自己手机上的这串数字复制到别人的手机上,然后在自己的手机上把这串数字销毁。那要是有个玩技术的极客,修改手机的程序,不让这串数字销毁,那岂不是就可以有花不完的钱了。而且在不在线的情况下,没人知道到底谁的手机上的钱是原始的那笔钱。数字货币被重复使用有一个术语,叫“双花”,即一份钱花两次。

  简单来说,央行通过两个最重要的手段来回避双花问题。可简称为一“硬”一“软”,软硬兼施,双管齐下。

  “硬”就是通过硬件来保障。各大手机厂商按照央行的标准将一种“芯片卡”内置到手机中,并且要给芯片卡的可靠性进行担保。因为是硬件,黑客想要破解的技术难度会大大提高。而且,手机芯片是实名的,如果发现芯片的安全性被破坏,公安部门会追查原因,也可以迅速将该设备停用。有了这种“芯片卡”的手机,双方交易的时候,付钱会变得比现在的扫码支付快捷、简单得多,只需要双方解锁手机,然后两个手机互相靠近,滴的一声就能完成交易,有点像ETC或者公交卡那样,有没有网络都行,老年人使用的门槛也会大大降低。

  “软”就是用规则来保证不会被复制。我们先来想想普通的纸币交易是怎样的,你把100元钱给别人,因为纸币是有物理实体的,所以你给出去了,你手里就没了。但我们都知道,数字信息可不是这样,你电脑中的文件复制给别人,你不会有任何损失。现在,央行要设法把数字信息的转移也做成跟纸币一样。方法是这样:当两个人完成离线交易后,这笔交易信息会同时记录在两台手机上,只要其中任何一台手机联上网,就会自动将交易信息上传到央行的服务器。此时,央行服务器会销毁付款方的数字人民币,然后再新发行一份等额的数字人民币给收款方。这样一来,就很像是物理纸币的交易了,每次交易,都保证只有一份独一无二的数字人民币,不能复制。

  以上就是软硬兼施保证数字人民币不会被非法复制的原理。那么,这样是不是就能有百分百的保障了呢?当然也不能绝对,我设想了一种极端情况,那就是一个超级黑客,先破解了芯片卡,然后把一份数字人民币同时复制给1万个也是自己掌控的手机,所有的手机都不能联网,然后,这1万个手机再同时跟别人交易,这样一来,就相当于这个超级黑客一份钱花了 1万次。

  但是,这个的难度我觉得可能比直接伪造纸质人民币更难吧。哪怕是纸质人民币也有被伪造的风险,只要数字人民币的伪造风险不大于纸币,也就足够了,追求百分百的绝对安全是不可能也是没必要的。

  再说说它的匿名性。

  按照央行公开透露的信息。数字人民币从央行发行到普通人的手上,过程与发行纸质人民币的过程很像,都是央行先发给商业银行,然后普通人再跟商业银行兑换,这就好像你可以到ATM机上将账户中的钱兑换成纸币一样。这些数字人民币会在不同人的手机上流转,每一次流转,都相当于销毁了原来的,生成了新的数字人民币。因此,除了央行,其他任何机构都不可能追踪到一份数字人民币的去向,实质上,数字人民币兑换出去了,就相当于是销毁了。

  不过,央行是知道每笔钱在谁的手里的。因此,数字人民币的匿名性也并不是100%的完全匿名,但也只有央行能查到。这样一来,就在匿名支付的合理需求和打击非法交易上取得了一个平衡。

  数字人民币跟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相关,这是因为,它有一个重要属性,叫做“法偿性”。根据央行公开信息,数字人民币与纸质人民币在法律上的地位是完全等同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币管理条例》总则第三条规定:以人民币支付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一切公共的和私人的债务,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拒收。

  这就是说,当数字人民币正式向公众推出的那一天,接受数字人民币是每个公民的法定义务,任何商家都是不能拒收的。相比之下,只要商家自己愿意,他拒收微信支付是允许的。而且,届时所有的网络支付平台,不管是支付宝还是微信支付、银联云闪付等等,所有这些平台必须支持数字人民币的流通,这是依靠法律来保障的。

  如果用金融术语来说的话,数字人民币是M0,而我们微信支付中的钱是M1或者M2,他们的地位是不同的,在金融活动中的意义也有很大的差别。

  彻底告别纸质人民币的时代真的不远了,不管你愿不愿意,我们都需要去拥抱这种变化。

上一篇:河南三门峡:一“码”加速数字政务
下一篇:数字化保护让千年石窟“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