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技术部主管 | 中国科技产业化促进会主办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天津 河北 山西 辽宁 吉林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内蒙古 黑龙江
网站首页 > 科技大数据 > 数字生活 > 正文

北京老年人数字生活探访:“智能”有门槛老人很犯难

来源:北京日报    时间:2020-11-06    

  《北京市老龄事业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底,北京市60岁以上户籍老年人已突破367万,近五年来,老年人口数量占户籍总人口比例不断上升。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公报提出,全面推进健康中国建设,实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近日,北京市老龄办、市老龄协会发出智慧助老行动倡议书,呼吁社会通力合作,帮助老人跨过“数字鸿沟”。

  数字时代老年人面临哪些困扰?记者对此展开调查。

  医院人工挂号窗口前排起长队。

  寻路记

  “室外看不见也听不清手机导航”

  11月1日下午,记者在东四环南路附近见到一对老年夫妇相互搀扶着站在路边四处张望,面露难色,原来是迷路了。记者打开手机地图帮老人查询。距离他们寻找的购物中心虽然步行只需15分钟,但需要穿过一个四环高架桥的桥洞,于是记者开着手机导航带两位老人前往目的地。

  “别看不到两公里,可没有导航还真找不到。”老先生说,之前儿子带他去过一次,他觉得离得这么近,自己可以找到,结果还是迷路了。在购物中心门口,向记者道谢告别后,阿姨担心地问老伴儿:“你记住路了吗,回去知道怎么走?”“没事儿,找不着了再问。”老先生说。

  针对手机导航的使用,记者询问过很多老人,不少人表示,他们使用导航软件主要是在家里查询线路、公交满载率等情况。但到了室外,老人不戴老花镜看不清手机屏幕,而且室外声音嘈杂,他们也听不清导航的声音提示,所以一般不会在室外用导航软件。

  调查显示:老年人主要应用微信聊天、语音视频通话等沟通工具,而能够熟练使用地图导航、出行购票、网约车等功能的老人很少。本报随机对138个家庭进行抽样调查也发现,仅有18%的老人会使用地图导航,而会网约车的老人不到10%。

  医疗记

  “不会查电子体检报告,怎么办”

  “体检完也不给个书面报告!”日前一位老人向本报反映,没有书面报告,不方便老人了解体检结果。

  记者在慈铭体检大北窑分院体检中心看到,人们将体检单交到前台时,工作人员会提示:现在体检中心不再提供纸质体检报告单,三至五个工作日后,体检中心会将电子报告单以短信方式发送到手机上,只需点击短信中的链接,输入短信中提示的密码……年轻人听后点点头表示明白,随后转身离去。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听完后,迟疑了一下,问工作人员:“体检中心会给我发短信吗?”“是的,短信中有一个链接,您点进去,输入密码和验证码,就可以看到您的电子报告单。”“密码在哪?”“短信上写着呢。”“验证码也写着?”“验证码要等您点进链接之后才能看见。”

  看到老人依旧不明白,工作人员告诉老人也可以把纸质版报告单寄给她,但需要自行承担邮寄费用。老人最后还是选择了电子报告单,“等女儿来了再让她帮我看吧。”

  记者走访多家医院还发现,医院实行网上预约挂号制度后,部分医院人工挂号窗口很少,有些医院仅留了一个人工挂号窗口,患者在窗口前排起长队,且以年龄较大的患者为主。老人们希望,医院根据现场情况,灵活调配资源,高峰时多开个窗口,方便老年人。

  调查显示:仅有不到10%的老人独立上网预约挂号,超过一半的老人是由家人朋友帮助代为预约,而近4成的老人依然选择自己去医院人工窗口挂号。

  游园记

  “无码不让进,预约平台乱”

  11月2日,市民武先生向本报反映,自己去北京世界花卉大观园时,因为“无码”而被拦了下来。“入园时工作人员让我出示健康码,可我没有。”

  武先生告诉记者,今年他已经80多岁了,虽然有智能手机,但基本是个摆设。“手机我总是用不习惯,只有出门的时候才带上,但基本上是放在兜里,不怎么用。”武先生表示,他没有注册过健康码,平时购物或偶尔去医院或银行,都是进行人工登记。据了解,北京世界花卉大观园规定70岁以上老人可凭借身份证免费入园,疫情之前武先生经常来这里玩,没想到这次因为健康码而费了一番周折,最终也没能入园游玩。

  记者先后致电园区客服中心及检票处进行咨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入园需携带手机,有专人检查游客的健康码。“如果老人没有智能手机、没有健康码怎么办?”“老人这么久从未出过门吗?”工作人员反问。

  当记者再次追问无码是否能入园时,工作人员表示,“应该有纸质版的登记表,如果实在无法出示健康码,也可以登记后再入园。”

  武先生希望更多的公共场所能够体谅老年人使用智能手机的困难,开放绿色通道,给他们更多的包容和帮助。

  记者调查发现,疫情以来逛公园、参观博物馆不仅要出示健康码,多数地方还需要提前预约。“预约制”可以方便园方了解客流信息,根据承载量进行限流,以提升游览参观的舒适度。但五花八门的预约方式却给游客添了麻烦。老人们表示,理解实名预约的必要,但预约需要关注一大堆公众号,较为麻烦。

  记者调查发现,在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开通的“畅游公园”预约平台上,可以预约颐和园、天坛公园等10座公园,但如果游览其他公园或博物馆,则需自行查找或咨询预约渠道,一般需关注公众号或搜索小程序预约。

  调查中,有超过半数的被调查者建议,有关部门不妨建立一个统一的博物馆、公园等景点预约平台。“游客预约方便了,一些不太知名的小公园、小博物馆也会有更多露脸的机会。”

  调查显示:有超七成的老年人无法独立操作防疫健康码,甚至有超过15%的老人没有听说过健康码。仅有约1成的老年人能够独立完成网上预约购票、查询天气、生活缴费等操作。

上一篇:刷脸时代 不能漠视面部信息安全
下一篇:促销新规出台:不得先提价再折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