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技术部主管 | 中国科技产业化促进会主办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天津 河北 山西 辽宁 吉林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内蒙古 黑龙江
网站首页 > 最新关注 > 正文

【大师风范】钟南山:智慧、热血与担当

来源:《中国高新科技》期刊社    时间:2020-03-02    

文/姚昆仑   罗凡华

人物档案:
        钟南山,1936年10月20日出生在南京,福建厦门人,呼吸病学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1960年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医疗系,获临床医学学士学位。历任广州医学院副教授、教授;广州医学院院长、党委书记;北京大学医学部呼吸内科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工程院医药卫生工程学部副主任;中华医学会第23任会长;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在2020年年初抗击新冠状病毒期间,担任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国务院新型冠状病毒联防联控工作机制科研攻关组组长。
        获国家科学技术奖、省部级科学技术奖多项。1995年、2003年两次被评为全国劳模并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2004年被评为“感动中国2003年度”十大人物之一;2009年被评为“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2018年被党中央国务院授予“改革先锋”称号,颁发“改革先锋”奖章,并获评“公共卫生事件应急体系建设的重要推动者”;2019年获新中国成立70周年“最美奋斗者”称号,同年入选“中国海归70年70人”榜单。
 
钟南山
        在新冠状病毒蔓延的危难时刻,我们又看到那个熟悉而慈祥的面孔:钟南山院士。他含泪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的视频历历在目,那句“大家与全国帮忙,武汉是能够过关的……武汉本来就是一个英雄的城市”的话语在脑海中永远挥之不去。正是这位耄耋之年的老人,在国家面临危难时刻,以智者的目光和战士的英勇对“新冠状病毒”做出了“人传人”的定论。他是一位铁骨铮铮,在国家危难之时敢于站出来的“真正男神”。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他的每一次讲话就像定心丸,缓解了患者和公众的焦虑情绪,看到了雨过天晴、彩虹当空的美景和希望。《人民日报》微博评价钟南山院士:有院士的专业,又有战士的勇猛,更有国士的担当。
 
坎坷而幸运的成长之路

        1936年10月20日,钟南山在南京中央医院呱呱落地。因医院在钟山以南,所以父亲给他起名钟南山。父亲是钟世藩,是我国著名儿科专家,曾被世界卫生组织聘为医学顾问。母亲名叫廖月琴,毕业于协和医科大学的高级护理专业。曾担任现中山医科大学肿瘤医院副院长,是广东省肿瘤医院的创始人。
 
年轻时代的钟南山
        他出生后没多久,南京就遭到日本飞机的轰炸,他家的房子被炸塌,幼小的他被压在瓦砾下,他的妈妈和外婆冒着生命危险,从瓦砾堆里找到了他,从而得救。后来他常常感言,是妈妈给了他两次生命。
 
        顽皮和好玩几乎是所有人少年时期的天性。钟南山上小学时因为好玩,经常逃学,学习成绩一度跟不上,还留过两次级。但他看到别的孩子有自行车,非常羡慕。为了鼓励孩子上进,五年级时,妈妈对他说,你只要在小学毕业能考到前5名,我奖励你一辆自行车!钟南山听了后,暗自下决心要把成绩搞上去,拿到这份奖品。1949年,钟南山在岭南大学附小(现中山大学附小)毕业,学校因故不举行毕业考试,根据平时的成绩给出一份成绩单,钟南山位居第二名。妈妈知道了很高兴,她说:“南山,你还是行的啊!”于是,她妈妈信守诺言,给他买了一辆自行车。那个年代买辆自行车谈何容易!看到妈妈兑现了承诺,钟南山十分高兴,在学习上更加努力,成绩一直保持优异。

        家庭的耳濡目染,使他觉得“当医生帮人解决问题,受到尊重”,于是对医学方面产生了兴趣。当他父亲买来小白鼠在书房里做实验时,他主动承担起“白鼠饲养员”的职责。通过照看小白鼠,他获得了一些基本的医学知识,同时也培养了他的观察力、耐心和责任心,为后来他报考医学院,打下良好的基础。

        1955年,年仅19岁的钟南山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医学院医疗系,实现了从医理想的第一步。大学时代的钟南山不仅学习刻苦,同时还是一名运动健将。他最擅长的是田径和球类运动,1956年,钟南山因体育成绩突出,作为学校的运动员代表,参加了北京市高校运动会,他摘取了400米跑的桂冠。在1959年9月的首届全国运动会上,上大三的他以54.4秒的成绩夺得男子400米栏冠军,创造了当时的全国纪录,还曾以非运动员身份参加百米赛,跑出了11秒2的好成绩。正因为如此,他认为运动是保持健康的必要条件之一,工作后一直喜爱篮球等各种运动。后来,他说了一句诙谐而有哲理的话:“健康是一颗空心玻璃球,一旦掉下去就会粉碎;工作只是一个皮球,掉下去后还能再弹起来。”
 
钟南山与夫人合影
        在北京读书期间,钟南山认识了他的另一半----夫人李少芬。说来也巧,当时钟南山常去看望自己的一位姨婆,而李少芬常在训练之余去看望一位姑婆,而姨婆和姑婆又是一对闺蜜。这样两人便也逐渐熟识起来。李少芬与钟南山同岁,是首届中国女篮的主力队员。1957年,著名导演谢晋摄制的电影《女篮五号》上映,电影中的青春靓丽、活力四射的女篮姑娘们,给全国的观众带去了希望和感动,其中那位漂亮的主力队员便是李少芬。
 
        1960年,钟南山从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毕业并留校任教,从事放射医学教学。他多才多艺,能歌善舞,当过校报编辑,参加过校文艺宣传队,还是北京市十项全能冠军。1963年底,李少芬与钟南山在北京举办了一个简单的婚礼。
 
        有了家,风华正茂的钟南山雄心勃勃正准备干一番事业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浩劫打断了这一切。由于父母是医学专家,钟南山成了“反动学术权威”的后代,他被派到山东的乡下,整整3年和农民同吃同住。后被发配去当锅炉工,铲煤、担煤成了他的工作。一天,钟南山响应上级号召报名献血,献出了400毫升鲜血。他当时不介意,晚上按时参加锅炉房值班,结果头晕摔倒在炉门口,失去知觉。幸好被一位来打热水的工人发现,在一群“牛鬼蛇神”的帮助下救了他。深夜,钟南山失眠了。他认真地想了又想:自己是一名医学专业的毕业生,这样干下去将一事无成,只有回到医学领域,才能更好地服务于社会。他于是作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离开北京,远离纷争的漩涡,到南方当医生去。
 
        1971年底,钟南山成功调回了广州,原因是妻子在广州,“离家近”。这个机会,帮助钟南山做回了医生。他来到广州第四人民医院,被安排到了医院急诊室,开始了他治病救人的生涯。

        那一年,父亲问他:“南山,你多大了?”“35岁。”钟南山回答。父亲留给他一句话:“不小了,一个人要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一点东西,那他这辈子就算没白活。”对钟南山触动很大。
 
钟南山在英国学习期间
        但一上岗就从事急诊,对钟南山压力很大。虽然他学的是医学专业,但大学四年中只有三年半的医学基础理论与基础操作学习,在进入临床阶段时被拉去田径集训,整整的10多年间,他对临床医学没有多少体验。他明显地感到自己的基础不够,干得十分吃力。一次,钟南山还干了回误诊:他看到病人呕血,误以为是肺咳血,就把人送到了结核病防治所。后再次会诊,发现是一根鱼刺刺中了病人的胃小动脉,引起了消化道出血。因为这个低级失误,被调离了岗位。这次误诊,对钟南山触动很大。他开始拼命钻研医学知识。大约半年后,钟南山有了四大本医疗工作笔记,在急诊方面已经差不多是个熟手了。八个月后,医院的医生这样评价钟南山:“他顶得上一个主治医生啦!”他们哪里知道,这句赞誉之词的后面,是钟南山的体重足足减了20斤!
 
        20世纪70年代初,我国慢性支气管炎发病情况较多,在周恩来总理的关注下,在医疗系统掀起了开展慢性支气管炎防治与研究的高潮。在1974年和1975年,钟南山小组在《中华医学》和《中华内科》杂志发表了两篇论文,填补了广州地区多年来没有论文在国家一级医学刊物发表的空白。广东省卫生厅决定大力支持慢支炎气管炎防治小组成立研究所,专门拨了10万元作为所里的科研经费。
 
活跃在科技创新之路上

        文革结束,作为广东代表,钟南山参加了1978年3月召开的全国科学大会,他与侯恕副教授合写的论文《中西医结合分型诊断和治疗慢性气管炎》获得了全国科学大会科技成果奖。经历了十年动乱,沐浴改革开放春风的钟南山,看到了国家的希望,领悟到科学技术生产力的重要性,他憧憬着美好的未来。1979年,国家组织了“文革”后的第一次公费出国留学选拔考试。机会来了,他毫不犹豫的报名参加,考试结束,钟南山榜上有名。他感到自己非常幸运。

        1979年10月下旬,钟南山出发到英国爱丁堡大学附属皇家医院学习。呼吸系主任弗兰里教授用不冷不热的口吻说:“你先了解下实验室,参加查看病房,一个月后再考虑你适合做什么。”听后钟南山感到莫名的压抑,但冷静一想,既然来了,得为祖国争口气,为中国医生赢得荣誉。他从简单的做起,与英国医生巡查病房,了解病人情况。他不时发表一点独到的见解,很快引起了英国同行们的注意。一次,医院收治了一位患肺原性心脏病的亚呼吸衰竭顽固性水肿的病人,医生们对患者使用了一周利尿剂后,未见他水肿消退,生命危在旦夕,多数医生主张增加一般性的利尿剂量。钟南山则运用中医辨证的方法,观察到病人的舌面干燥、无苔、深红,判断为代谢性碱中毒。于是提出改用酸性利尿剂治疗,以促进酸碱平衡,达到逐步消肿。弗兰里教授助手给病人作血液检测表明,患者确是代谢性碱中毒。于是,弗兰里同意了钟南山的治疗方案。四天后,病人水肿开始消退,通气功能亦随之改善。就这样,钟南山赢得了英国同行们的信服,皇家医院呼吸系副主任瑟特罗教授更是友好地对钟南山说:“看来,中国对呼吸衰竭疾病真有点研究呀!”留学的两年时间里,钟南山争分夺秒,在呼吸系统疾病的防治研究方面取得了6项重要成果,完成了7篇学术论文,其中有4篇分别在英国医学研究学会、麻醉学会及糖尿病学会上发表。钟南山取得的突出成绩,令外国人刮目相看。剑桥《医生名人集》的编辑写信给钟南山,希望他编入名人集。他告诉父亲此事,父亲高兴回信说:“你终于使外国人知道,中国人不是什么也不行。”看到回信,鈡南山泪水充盈眼眶,这是年迈的父亲对他极大的鼓励。回国前,英方希望他留在英国工作并给予他优厚的待遇,他婉言谢绝了,回到了祖国。

        留学期间,钟南山的研究方向是慢性阻塞性肺病,在研究中他看到了我国与发达国家整体上的差距。他记住父亲的一句话,只要执着的在一领域耕耘总会有收获的。当他看到患有严重的眼疾、年逾古稀的父亲仍然坚持轮流捂着两只眼睛,撰写出长达40万字的儿科医学著作时,给了他很大的榜样力量!回国后,他矢志创新,勇于开拓,取得了一系列创新成果。
 
钟南山在照顾病人
        1980年,他发明了《GD微型最高呼气流速仪》;1982年,他的《转基因因子研究》获广州市科技进步一等奖;1994年,《哮喘及气道高反应性》项目获国家卫生部科技成果奖。1999年开始,钟南山带领团队提出对慢性阻塞性肺病进行早期干预的方案。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在中国是人群死因前三位的一种疾病。研究发现,当患者出现呼吸困难等症状就医时,其肺功能已经损害50%以上,失去了最佳的治疗时间。钟南山与团队一起到广州市区,连平、翁源等各乡镇社区去查访患者,在对40周岁以上,有长期吸烟、职业粉尘暴露等危险因素接触,或咳嗽、咳痰等人员进行细致筛查后,最终为研究提供了841例个案。他们研究发现,早期控制血压、早期控制血糖就能够预防重症。在他多年的努力下,现在全国都增进了早期的干预。2003年,非典疫情爆发中,他创建了“合理使用皮质激素,合理使用无创通气,合理治疗并发症”的方法治疗危重SARS患者,取得治愈率最高的成绩;2008年《应用siRNA策略研制预防和治疗SARS疾病特效药动物实验》项目获广东省科学技术二等奖,《慢性咳嗽的病因诊断程序、发病机制及其治疗研究》项目获广州市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SARS冠状病毒灭活疫苗及相关研究》项目获广州市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2009年,《创建防治结合型全科医学人才培养模式,推动社区卫生服务可持续发展》项目获教育部教学成果二等奖;在甲流防治中,成功抢救多例重症甲流患者,并参与制定卫生部治疗方案;2013年他任广东省H7N9防控专家组组长,对H7N9防控做出重要贡献。2013年他主持的国家“十五”科技攻关项目“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OPD)人群防治的系统研究”获广东省科技进步一等奖;2015年成功治愈广州首例H5N6患者。
 
        他的研究,很多内容具有世界性的影响。2008年,钟南山院士领衔的一篇文章《羧甲司坦对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发作的作用(PEACE研究):一项随机安慰剂对照研究》,以最高票数评为国际医学权威杂志《柳叶刀》2008年度优秀论文。《柳叶刀》杂志对论文评价称:“钟南山和同事的研究表明,羧甲司坦能够以低廉的成本,减少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的发作,同时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这对发展中国家治疗这一疾病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2017年9月,《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了钟南山和冉丕鑫有关慢性阻塞性肺病的论文,文中指出,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实验结果显示:使用噻托溴铵的一组患者和使用安慰剂的一组患者相比,肺功能改善率明显提升,从一般的50-60ML提高至120-170ML。成果引发全球呼吸疾病领域的轰动,他自己认为是在成功抗击非典后最满意的一件事。

        他善于博采众长。他认为,世界在发展,新的疫情也会不断产生。从事医学,经验的积累十分重要,但汲取新的研究成果更为重要。他的博士生、实验部的曾琼师说,“很多时候,国外文献的相关病例报道刚刚出来,老师就大胆而谨慎地吸收并应用到实践中。”
 
钟南山做学术报告
        从医60年,钟南山无论是医学理论上的探索,还是医学实践,均获得了丰硕的成果,在中国国内外医学杂志发表论文200余篇,主编了《英中日图解医学辞典》、《Asthma》 《现代呼吸病进展》《解读急性传染性非典型肺炎预防与对策》《传染性非典型肺炎临床诊断与治疗》等著述。那些重要的科学发现,成为了他技术发明的先导,他单独或与同事提交专利154件,实用新型专利55件和外观设计专利8件均获得授权;提交的91件发明专利,34件获得授权,已授权的发明专利中,其中一些已实现了产业化,一些正在转化中。这些科研成果使他获得了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何梁何利科技奖,广东省科技突出贡献奖,广东省科技进步特等奖、一等奖,广州市科技进步个人特等奖等重要奖项。他把论文写在了工作第一线,写在公众的期待和赞誉中。
悬壶世药,铸镜鉴贤。有人赠予他那块书有“大医济世”的素匾,在钟南山心中,是重于泰山职责。他深深地懂得,济世救人,为国分忧、是人生的一种自觉和本能,更是促进社会进步的强大推动力。
 
勇敢的社会担当

        他投身呼吸系统疾病的临床、教学和科研工作50多年,是推进中国呼吸病学发展迈向国际前沿的学科带头人之一。改革开放以来国内的几次重大传染病,钟南山在准确地预判和治疗方面立下了汗马功劳,他勇敢的社会担当更是感动了中国人。
 
钟南山在武汉
      时光回到2003年,一场突如其来的“非典型肺炎”(简称“非典”)打乱了生活的安宁。这种严重的呼吸道传染病最先在广东爆发,钟南山作为广东省乃至全国呼吸科的代表人物,在行业内享有盛名的中国工程院院士,责任和使命把他推到了抗击非典战场的前排,写下了钟南山行医生涯中最为绚烂的一笔。

        抗击非典,这是一场与死神争夺生命的战争。
 
        他是一名医术精湛的专家。面对“非典”这个不速之客,社会谣传四起、人心恐慌,钟南山力挽狂澜,根据初步的临床实践,在省卫生厅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郑重宣称:非典型肺炎并非不治之症,而是“可防、可控、可治”,“绝大部分病人是可以治愈的”。他科学理性的分析,从容笃定的自信,赢得了人们的信赖,社会情绪日趋平稳。他与专家们共同努力,明确了广东的病原学,有针对性地对患者进行治疗,迅速取得突破性的进展,形成了后来被世卫组织誉为“世界独一无二”的三大治疗原则:即对低氧血症者,给予无创通气,帮助呼吸,保持气道通畅;对出现肺泡炎、肺部纤维化的患者,合理使用皮质激素;对合并细菌感染者,有针对性地使用一些抗菌素,减少合并症。这套方法大大提高了危重患者的成功抢救率,获国际上的最高存活率(96.2%),并明显缩短了患者的治疗时间。接着,由钟南山牵头的专家团队从对40多例非典患者的呼吸道分泌物及比份血清检测中,分离出两株冠状病毒。世界卫生组织确定后正式宣布:可以确认冠状病毒的一个变种是引起非典型肺炎的病原体。他最早制定出《非典型肺炎临床诊断标准》,主持制定我国“非典”等急性传染病诊治指南,为战胜“非典”疫情作出重要的标范。
 
2003年钟南山在广州治疗非典病人
       他是一名冲锋在前的战士。他说:“医院是战场,作为战士,我们不冲上去谁上去?”在抗击非典最严峻时刻,他以战士的勇敢无畏、挺身而出,不顾自身危险救治危重病人,奔赴疫区指导医治工作。提出“鉴于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的技术力量,同时考虑到危重病人有较强的传染性,应集中治疗。”并自信而勇敢地说出了“把最危重的病人往我们医院送!”的豪言壮语!那段日子,他所在的呼研所先后收治的危重病人达100多人,压力山大!钟南山身先士卒,全力以赴投入工作。一次连续工作30多个小时后,过度的劳累使他病倒了,身上发烧等症状和当时非典的症状极为相似。他自我隔离在家,观察体会,认为不是非典症状,几天后,症状消失,他立刻回到医院,继续投入战斗。非典重症患者梁先生被治愈后,回忆说自己在病重期间常处于昏迷状态。每次恍恍惚惚醒来时,总会看到一个瘦长的身影,他不是在专注地观测患者呼吸机上的参数,就是与其他医生讨论着病情,汗水浸透了他的隔离服。这给了他战胜病魔的信心和力量。事后,梁先生才得知,这个人就是大名鼎鼎的钟南山院士。他和同事们用生命、热血换来的防治非典的有明显疗效的宝贵经验,这套经验被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组认为对全世界抗击非典型肺炎有指导意义,为广东、为中国,同时也为全人类抗击“非典”做出了重大贡献。
 
        他是一名敢医敢言的医生。他有学者的铮铮风骨和医者仁心,其道德风骨和学术勇气更令人景仰。当国家有关权威部门公布“SARS的病原体是衣原体”时,他不盲从,而是据以往经验判断:如果是衣原体感染,患者应伴有上呼吸道炎症。他认为“典型的衣原体可能是致死的原因之一,但不可能是致命的原因,非典有可能是由某种病毒或其变种引起。”关键时刻,他做出的正确判断,为广东卫生行政部门及时制定救治方案提供了决策论据。他爱国敬业,勇于维护国家的尊严,在全美胸肺学会(ATS)2003年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他的《中国重症急性呼吸综合症(SARS)的发病情况及治疗》专题报告,不仅向与会专家介绍了中国防治SARS的经验,同时有力消除了外界对中国政府在防治SARS上的一些怀疑,引起各国专家和国外传媒的广泛关注。他对国外一小撮势力“妖魔化”中国的行径愤慨不已,主动利用可能的机会,实事求是地向国外同行、新闻媒体介绍中国政府所采取的正确措施,维护祖国的声誉,为国际社会正确认识中国的疫情发挥了正面作用。
 
        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高度赞赏钟南山:“你在抗击非典斗争中始终战斗在最前列,做出重要贡献,全国人民都会记住你,感谢你!”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对钟南山给予高度评价:“这次抗击非典如果没有钟南山院士,结果可能就不会是这样。”
 
钟南山在诊疗现场
        2003年那年,他尊重科学,医德高尚,敢说真话,勇于担当的形象深入公众,人们记住了“钟南山”这个令人肃然起敬的名字。
 
        抗击非典成功后,钟南山没有停步,组织整理了国内支气管哮喘、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咳嗽、SARS、人高致病性禽流感等方面的诊治指南文件。他主动承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代言人角色,向公众普及卫生知识,积极建言献策推动公共卫生应急体系建设,为夺取应对甲型流感、H7N9禽流感等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
        
        17年后的2020年,正值春节前夕,在新冠病毒疫情严重威胁着人民的生命与健康的关键时刻,84岁的他再一次站出来,呼吁大家“尽量不要去武汉”,自己则于1月18日“逆行”登上去武汉的高铁,投身抗击疫情的最前线,第一时间发出了疫情存在“人传人”呼声,请大家提高警惕的警示。他与专家们建议,立即封城,对感染者实行隔离,避免感染人群扩大。他依然“敢说真话”,仍然语气坚定:“全国帮忙,武汉是能够过关的!武汉本来就是一个英雄的城市!”当人们看到他充满泪水的眼眶时,深深感受到了这位忧国忧民的医者,这位冲锋陷阵老骥的大爱无疆的仁心。

钟南山在广州参加新闻发布会
        2020年1月20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召开发布会,钟南山任专家组组长;2020年1月21日,国务院新型冠状病毒联防联控工作机制科研攻关组第一次会议,钟南山任组长。

        2020年2月14日,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对外透露,在钟南山院士的指导下,实验室联合多家研究机构,最新研发出新型冠状病毒IgM抗体快速检测试剂盒,并已在实验室和临床完成初步评价。

        2月18日,钟南山在广东省政府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说,遗体解剖发现肺的表现和SARS有点不太一样,并不是严重的纤维化,有一部分肺泡存在,炎症很厉害,有大量的黏液。表明全国科技攻关正在紧张进行。
       
        2月19日上午,钟南山院士及其团队在广州与哈佛大学医学专家再次进行了视频会议,就新冠肺炎快速检测诊断、临床救治、药物筛选、疫苗研究、流行病学等方面的合作进行交流研讨。

        2月22日,钟南山院士参与了对武汉患者的远程会诊。
       
 
钟南山远程会诊
        良医同良将,治病如用兵。84岁的钟南山院士和他的团队正在抗击“新冠状病毒”的一线,传递着必胜的决心和信念,给医务人员和大家力量!
 
        这位创新达人坦诚地说:“在治学严谨上,我受的是父亲的影响;同样,我父亲讲真话,对我的影响也很大。而我对人的同情心是从妈妈那里学来的。” 的确,唯有真实,方显现其高尚风骨。

        历史将永远记住,钟南山院士在这没有硝烟的重大战场中的勇敢担当。
 
普通的“看病大夫”

        鈡南山非常繁忙,工作几乎是他全部的生活。每天一睁眼,各种工作在急切的等着他。不是在教学的讲台,就是在国内外医学学术会议上;不是在门诊,就是在病房……他为祖国医学进步献计献策,为患者解除痛苦战胜病魔,为培育人才尽心尽力。几十年的风雨人生,误解、委屈和寂寥磨砺出的精神之刃,智慧、热血和努力展示了他才能的光华,他赢得了国家、人民的爱戴和尊重,也获得国际医学界的肯定和赞赏。
 

        1984年,被授予中国首批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称号;
        1990年,被评为中国全国卫生系统优秀留学回国人员;
        1992年,获中国全国卫生系统模范工作者称号;
        1995年,被评为全国劳模并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1996年,被遴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1997年,当选为中共十五大代表。连任第八、九届全国政协委员。

        2003年,再次被评为全国劳模并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荣获“中国医学基金会华源医德风范奖”;广东省委、省政府因他在抗击非典中的卓越表现,授予唯一一项特等功;广州市授予“抗非英雄”荣誉称号。

        2004年4月8日,被授予国内卫生系统的最高荣誉称号——白求恩奖章。
        2010年12月6日,被评为中国“十佳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
        2016年6月1日,荣获中国工程界最高奖——第十一届光华工程科技奖成就奖。
        2018年12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授予钟南山改革先锋称号,并颁发改革先锋奖章,获评“公共卫生事件应急体系建设的重要推动者”。
        2019年9月25日,被评选为“最美奋斗者”。
        2019年12月18日,入选“中国海归70年70人”榜单。

        在各种荣誉面前,他却说:“其实,我不过就是一个看病的大夫。”这句话,谦虚、质朴而实在。
 

        这位看病的大夫,他心系的是病人和民生。从医60多年来,钟南山始终恪守着一条原则——生命无价,病人的利益高于一切。他以博大的爱心和人格魅力,为崇高的职业精神作了生动的诠释。不管有多忙,他每周都要坚持去门诊给病人看病。寒冬腊月,听诊器在手里焐热了,他才给病人诊听;炎炎夏日,他会为病人拭去额头的汗珠;查病房时,不管病人病得多重、身上有无异味,都会和蔼地嘘长问短,认真听取病人的情况和呼声。甚至为抢救一名呼吸衰竭的重症病人,亲自推着患者到手术台,家属得知是钟南山院士,感动得流泪。他关注民生,一有机会,就向有关管理部门反映民众意见,希望国家重视“看病难”、“看病贵”问题,发展既有效、安全、简便又便宜的药物和治疗手段,让大多数老百姓能够用得上、用得好、用得起。他身体力行地推动和落实“预防为主”的方针,在他的提议下,中华医学会广州呼吸病学分会联合广州多家医院多次主办医学“止咳专家温馨服务”春季大型义诊等活动;这些反映了钟南山始终秉持“爱国为民”的理想信念。
 
        这位“看病的大夫”,他十分关注人才的培养。从治病教学几十年,他精心育英才,桃李满天下。无论是担任呼研所所长,还是担任医院院长、学院院长,他岗位变到哪,总是要花费大量心血有计划地培养技术骨干和人才梯队,希望他们青出于蓝胜于蓝。他教育学生脚踏实地,注重理论与实践结合,不怕风险,迎难而上。抗击非典期间,他说:“我们本来就是搞呼吸病研究的,抗击非典就是天职,正像排雷的碰到了地雷阵,你不上谁上?”他的言行,给学生和同事极大的鼓励。每当有国外专家到单位考察交流时,钟南山多让学生向来宾们介绍所里研究情况,借此培养学生的能力,希望越来越多的学生登上国际讲台,为国争光。他培养的博士生王涛说:“2001年,我参加钟老师的博士生面试,我的课题是肺癌研究,当我把计划书给老师看时,他看完后写了4、5页的评语,其中最后一句话是这样的:‘研究肺癌不是我的强项,有时间我会去看看书,补补课。”王涛说:“至今我仍保留着老师的这句话,它将成为我毕生治学为医的动力。”身边的学生和护士们说:“没有比钟院士更细心周到的了,看到我们口罩戴得不规范,他都会走上前来给予纠正”。正因为如此,钟南山培养出来的学生,有扎实的基础,较强的科研和教学能力,以及良好的人文素质,其中很多已成为研究所或医院的业务骨干,先后有多人的医学成果获得国家级、省市科技进步奖。
 
 
       这位看病的大夫,他十分关心青少年的创新发展。他认为,青少年发明创造很重要,是中国实现创新型国家的引擎,是青少年成长中最重要的一件事。2010年,为了推动医学教育改革创新,钟南山亲自参与挑选和面试,从广州医学院2010级416名临床医学专业新生中选拔32名成立“南山班”,并亲自担任班主任。“南山班”,他“希望学生从一年级起就能亲身接触病人,成为创新型的中国医学实用人才。”2012年4月,广东实验中学设立“钟南山科学人才培养班”,这个班是以培养科学拔尖创新人才为目的的实验班。2013年7月9日,中国青少年创造力大赛组委会主任罗凡华亲自恳请钟南山院士:“钟院士,可以用您的名字为青少年设立一个发明创造奖吗?”钟南山一连问了30多个问题,罗凡华全部回答后,他感到十分满意,随即高兴的批复:同意设立“钟南山创新奖”,应允可使用本人姓名及肖像,并亲笔题字:“推进青少年创新,志在实现中国梦”。当有人问及此事,他说,我很珍惜我的名字和名誉,但是用在鼓励青少年发明创造与创新活动上,很值得,更有价值,我一定要带头支持。此后钟南山创新奖成为中国青少年创造力大赛的组成部分及重要标志。虽然很忙,但他总会抽出时间参加大赛并于青少年交流。在钟南山院士的鼓励下,中国青少年创造力大赛创办以来,为普通中小学生提供了一个科技发明交流展示的机会,并得到一批著名科学家的支持,无数中小学生受到鼓舞,立志成为科技人才,为中国成为创新型国家奉献力量。
 
钟南山查看患者肺部影像
       世上沉疴逢妙手,人间青史记良医。有人这样赞美他:疫情风暴中的逆行者;和平年代真正的英雄。17年前,他是抵御“非典”的国之利刃,17年后,面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84岁高龄的他又一次站了出来,站在抗疫的最前沿。这位身经百战的老战士,是担负着所有人期待的国士,是国家不可弯折的脊梁。

        他不愧是一位正直、在危险疫情面前敢于冲锋陷阵的生命天使,也是医术上稳定人心的一颗定心丸。在整个疫情期间,他的现身说法是在释放信号,公众的那句“钟南山叫我动我才动”,很有意味。
 
        感动和敬仰的人们为他谱曲、作诗、画像,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留在这片大地上,留在人们的脑海中。
 
        严寒必将退去,坚冰终会融化。抗击新冠状病毒的战役必将取得全面的胜利。当疫情远去成为回忆,更显出他卓越的智慧和仁者之心。他的智慧、热血与担当,不仅给许多的患者挽回了宝贵的生命,给国人以安心、鼓舞和感动,更是留给后人宝贵的精神财富。
 
 
撰稿:姚昆仑,博士,研究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罗凡华,北京钟南山创新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多学科联合攻关铸就科技抗疫杀手锏
下一篇:科技部办公厅关于做好国家高新区科学防疫推动企业有序复工复产的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