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技术部主管 | 中国科技产业化促进会主办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天津 河北 山西 辽宁 吉林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内蒙古 黑龙江
网站首页 > 最新关注 > 正文

张伯礼:用中医诠释大爱

来源:《中国高新科技》期刊社    时间:2020-09-08    

大师档案:

  张伯礼,中共党员,中医内科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组分中药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中国中医科学院名誉院长, “重大新药创制”科技重大专项技术副总师,国家重点学科中医内科学科带头人。1982 年毕业于天津中医学院,获得中医内科学硕士学位; 1992 年任天津中医学院中医工程研究所所长;1999 年任天津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副院长;2002 年任天津中医学院院长;2005 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2006 年任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2010 年任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2011 年被授予“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称号;2014 年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2015 年获得世界中医药杰出贡献奖;2016 年获得吴阶平医学奖;2017 年被授予“全国名中医”称号;2019 年获得全国中医药杰出贡献奖;2020 年获得天津市科学技术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特别奖一等奖。

  2020年1月,肆虐的新冠肺炎疫情唤起了张伯礼院士对17年前抗击SARS疫情的沉重回忆,也激起了他的使命感和斗志。72岁的他再一次临危受命,没有丝毫犹豫,迎着飘飞的细雨,从渤海之滨赶赴江城武汉,日夜奔忙于疫情一线,研究诊治方案,尽力挽救患者的生命。实践证明,新冠疫情肆虐,没有特效药、没有疫苗,但我们有有效的中医药治疗方案。中医药在新冠肺炎诊治中功效显著,给全国人民吃了定心丸,也成为中国方案的亮点。

  在我国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后,张伯礼又把目光转到全球抗疫工作中。他参加了30余场视频讲座,得到了国外同行的认同和赞誉。2月8日元宵节那天,张伯礼在武汉抗疫一线写下了《战地灯节》一诗:“灯火满街妍,月清人迹罕。别样元宵夜,抗魔战正酣。你好我无恙,春花迎凯旋。”诗中记录了当时武汉的情境,也诠释了一位中医大夫的大爱、责任与担当。

  青春时光  迷恋上了中医学

  上世纪60年代末,张伯礼来到天津大港的医疗队。当时医疗队缺医少药的问题十分严重,他看到中医们用中草药取代那些昂贵、紧俏的西药,并且疗效也不错,对他的触动很大。他想,中医看似简单,却蕴含了辨证施治等博大精深的“医道”!他拜老中医为师,参加西学中班,脱产学习2.5年。 1979年,国家恢复研究生考试,张伯礼毫不犹豫地报考了天津中医学院首届研究生(现天津中医药大学),以优异成绩被录取,正式开启了他的中医药研究之路。

  在大学,他系统地学习了中医理论知识,参与各种诊疗活动,大大提升了运用中医看病的能力。在一些人的观念中,错误地认为中国传统中医已成为过时的古董,年轻人生病后去看中医的很少。可选择了中医专业的张伯礼,却对中医近乎着迷。有扎实西医基础的他,清晰地意识到,中医药虽古老,但并不落后,时代进步了,更应该把老祖宗留下的智慧与现代医学结合起来,发扬光大。而当时国内兼修中西医的人才太少,身边又缺乏“志同道合”者,他坚持临床跟师门诊查房,一边啃读中医典籍,一边学习西医知识。那段时间,他废寝忘食,手不释卷,并将“贤以弘德、术以辅仁”立为自己的座右铭。他说:“仁心、仁术才是最高的德行。病人有病求助于你,可以把自己最隐私最痛苦的东西告诉你,就是对你的一份信任和托付。医生崇高的品德就是要全身心为患者服务,就是要尽全力去维护他们的权益,用最精湛的医术为患者服务,彰显仁爱之心。”他的目标是要把中医现代化,让中国人能享受到两种医学体系的健康保障。

  带着执着的信念,迈着创新的步伐,张伯礼在中医现代化的道路上一走就是40年余年。路途虽然坎坷,但一路上碰撞出火花,结出了硕果。20世纪80年代,张伯礼开拓了舌象色度学和舌底诊研究;20世纪90年代,他又开展血管性痴呆系统研究,明确了中风病证候和先兆症动态演变规律,并建立了综合治疗方案;他所创立的脑脊液药理学方法,揭示了中药对神经细胞保护作用的机制;1999年,他又开始主攻方剂配伍规律研究,创建了以组分配伍研制现代中药的途径和关键技术。他把中药成分和现代技术相结合,推出方便于大众服用的现代中成药。21世纪初,他完成了首个中医药对冠心病二级预防的大规模循证研究,建立了中医药循证研究的技术体系;积极开拓中成药二次开发研究领域,促进了中药科技内涵和质量的提升,极大地推动了我国中药产业技术的升级。迄今为止,他已承担并完成了国家及省部级科研项目40余项,授权专利20余项;曾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全国中医药杰出贡献奖等国家和省部级科技奖励20多项;同时期他还承担了科技部中药现代化的负责工作、国家重大科技专项的技术副总师等学术管理工作。他还被授予“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名中医”等荣誉称号。

  张伯礼用出色的仁心医术挽救病患于危难,让中医药在传承中创新发展。为完成中医现代化这个伟大的使命,他奋斗了大半辈子,如今已年过古稀,功成名就,理应尽享天伦之乐,但他仍然坚持在工作岗位上。他说:“是病人成就了我们,现在经验丰富了,应该更好更多地为患者服务。”

  殚精竭虑  助力打赢“武汉战役”

  1月27日,正在天津指导防疫战的张伯礼院士,被中央疫情防控指导组急召飞赴武汉。从这天开始,他一直坚守在江城,用中医的力量与“新冠病毒”进行生死搏斗80余天。

  研究诊疗方案,筛选中药方子,深入红区诊治患者,他与其他专家忙得连轴转。在了解疫情后,张伯礼提出,要迅速采取措施,对疑似、发热、密接和确诊等4类人,进行集中隔离、分类治疗。隔离后,要采用“中药漫灌”的治疗方式,一是不延误治疗,二是安慰患者恐慌的情绪。他的建议被中央指导组采纳。党中央国务院对中医抗疫的重视和支持,中央指导组对中医药的信任,鼓舞了他与中医专家们的斗志。他们查阅典籍,结合疫情,在迅速研究出中医方剂后,即刻联系武汉制药企业,请帮助做袋装中药汤剂。该企业家说:“为了武汉人民,什么都不要讲了。”第一天就煎煮了3000袋,第二天增加到了1万袋,并且送到隔离点、定点医院,送药坚持了近两个月,数量达到百万袋。在没有特效药物的情况下,中药派上了大用场。几天后,汤剂见效,一些患者退烧了,更多的人愿意接受中药治疗,收到了显著效果。张伯礼欣慰地说,“全面严格隔离,普遍服用中药,成功截断了疫情的病势蔓延发展。”

  在张伯礼等专家们的建议下,首个中医方舱医院——江夏方舱医院迅速落成,2月14日开始收治病人,张伯礼担任总顾问。身着写有“老张加油”的隔离服,张伯礼无数次走进隔离区查房,身上常常被汗水浸透。江夏方舱医院采取以中医药为主的中西医结合综合治疗,2月26日,江夏方舱医院首批23名新冠肺炎患者康复出院,取得良好疗效。接着他们推广经验,武汉近90%的方舱医院都引入中医疗法,疗效显著。截至2月底,在湖北地区确诊病例中医药参与率达到75%以上,其他地区则超过90%。中医取得的成效令世人瞩目。

  这份沉甸甸的成绩背后,是张伯礼与无数中医医务人员智慧和血汗。在经历长达20多天夜以继日的辛劳工作后,2月17日这天,72岁的张伯礼病倒了。经检查,是过度劳累引起胆囊旧疾复发。为保护好这位中医“将帅”,中央指导组领导强令他住院治疗,但他想到此时是“武汉保卫战”最吃紧的时候,很多人在等待救治,于是他提出保守治疗。二天后病情加重,主治医生态度更为坚决:“您不能再拖了,必须手术!”医生的话终于奏效。此时在武汉做胆囊切除手术,他怕家人担心牵挂,于是对周边的人说:“不要告诉家人,我自己签字吧!”几天后他的儿子率队也来到前线,要来看他,他坚决拒绝了,要儿子照顾好病人和自己的队友,他这不需要来看望。手术后,张伯礼的双腿出现血栓,必须卧床,医生叮嘱至少静卧休息两周。张伯礼急了,他说自己尽量听话,多用点药。在医院治疗一周后,他便返回江夏方舱医院。他乐观的以诗抒怀:“抗疫战犹酣,身恙保守难,肝胆相照真,割胆留决断。”他跟同事调侃说:“肝胆相照,我这回把胆真留这儿了。”人们由衷钦佩这位“负伤不下战场,年已古稀的勇士”。

  3月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组织中央疫情防控指导组召开会议,专题研究新冠肺炎防控科研攻关工作。她赞扬说,当前救治工作中,中医药深度介入,取得良好的临床疗效。并强调,要坚持中西医结合,充分发挥中医药特色优势和团队精神。中医药要学习借鉴西医药巡诊、药理分析等方式,通过数据的科学分析,加快筛选出有效治疗的方法和药物,集中推出一批临床效果好的中成药,研究建立中医药救治“全覆盖”和“全过程”的临床用药与质量保障体系。张伯礼讲,大疫出良药!他积极参加了三药三方的研究评价工作,主持研发了“宣肺败毒颗粒”,组织开展了莲花清瘟、金花清感、清肺排毒的评价研究。

  3月10日,武汉地区16家方舱医院全部休舱。江夏方舱医院在运行的26天中,总共收治564名患者,无一例转成重症。没有一例患者出舱后复阳。作为江夏方舱医院总指挥的他,给全国人民交上了“零转重、零复阳,医护人员零感染”的完美答卷。

  当下,国外疫情仍在蔓延,中西医结合诊治新冠肺炎的中国方案得到世界多国的关注,世卫组织联合考察组也表示,中国的方法是被事实证明成功的方法。在诊治患者的同时,张伯礼的团队还与WHO、世中联、世针联、侨联、意大利、韩国、日本、澳大利亚、美国、法国等医务工作者视频连线,分享中国中医药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的经验,并向他们援助中医验方、中成药等。3月26日,张伯礼作为主讲专家,在“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举办的中医药抗“疫”专家经验全球直播中,与64个国家和地区分享新冠肺炎的中西医结合救治,在线参与者多达9万人。

  在我国的疫情得到明显控制后,张伯礼院士在接受记者专访时,提出了四大建议:

  一是今后遇到类似的疫情,务必第一时间上中医药,中医药干预越早,效果越好;

  二是中医整建制、“承包”定点医院是好方式,独立按中医药方法施治,可以很快总结出好的经验;

  三是应将中医药纳入国家公共卫生体系之中,必须给中医明确的地位,真正做到中西医并重、中西药并用;

  四是从长远来看,医疗、预防也应一体化,不能截然分开。

  推崇国粹  为中医发展鼓与呼

  作为著名的中医专家,保护和弘扬好中医这门国粹,推动中医现代化建设,是张伯礼一直致力于奋斗的目标。几十年来,张伯礼在中医学的研究实践中,大力宣传、推介中医学,助力这门传承千年的学问不断创新发展。张伯礼认为,中国古人非常重视传染病的防治,在几千年500多次抗击瘟疫的斗争中,中医从未缺位,创立中医治疗疫病的理论,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最早的医著《黄帝内经》中就有关于疫病的记载,汉代张仲景撰写了我国第一部治疗传染病的专著《伤寒杂病论》,晋朝葛洪的《肘后备急方》在世界上第一次提出以狂犬脑治狂犬病的免疫疗法。其后历代医书对疟疾、麻疹、白喉、水痘等急性传染病及其辨证治疗方法都有明确记载,明代吴又可编著的《温疫论》更是集大成者。可见中医对中华民族的生存繁衍功不可没。有人形象地说,中华五千年文明的进程不曾中断,民族繁衍昌盛,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有中医药守护着世世代代炎黄子孙的健康。

  在2003年的抗击非典战役中,面对“SARS”这个不速之客,医学界一时也无法拿出特效诊疗办法。张伯礼与大批中医学家挺身而出,奔向危险的第一线。张伯礼主动请缨组建中医医疗队、中医红区,并担任天津中医治疗SARS总指挥,应用中西医结合方法救治患者。他说:“SARS是一场特殊的严峻考验。它既考验我们的党性,也考验中医药治疗疫病的能力。”他在红区开展了SARS中医证候的流行病学调查。最终他所总结的非典发病特点,中医药在控制病情恶化、改善症状、稳定血氧饱和度、激素减停等方面的经验,均被世界卫生组织编制的《SARS中医药治疗指南》收录。他也被推荐为全国抗击非典先进个人,可他却将这个荣誉让给了别人。他说:“我多在外面指挥没有生命危险,荣誉应该给一直战斗在红区一线的医护人员。”

  青蒿素是中西医结合的重大发明,张伯礼院士等国内专家和有识之士积极向世界推介。2015年,屠呦呦研究员因为青蒿素的发明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医学奖;2016年获得了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古老中医的魅力再度点亮世界。中医学的研究不仅在国内,也在国外一些国家进一步得到重视。张伯礼兴奋地说:“屠老师获得诺贝尔医学奖,正是从《肘后备急方》等中医药古典文献中获取灵感,发现了青蒿素,开创了疟疾治疗新方法,惠及全球数亿人。凝聚着东方古老民族智慧的中医与体现着现代人类科技智慧的西医,都是人类健康的守护神。我们要弘扬好青蒿素精神,为解决临床重要问题潜心研究,发掘好中医药这个伟大的医学宝库,进一步造福全人类。”

  作为天津中医药大学的校长,张伯礼重视中医学教育,他认为任何一个学科成熟发达的标志,就是要建立标准,中医人才培养也应有统一的标准。2008年,他主持制定了我国第一个《中国·中医本科教育标准》和全球第一个中医学国际标准《世界中医学本科教育标准》,组织编写的《世界中医核心教材》13册,已在50多个国家和地区推广使用。为鼓励青年学生为弘扬中医努力奋进,张伯礼先后将个人获得的何梁何利基金奖、吴阶平医学奖、树兰医学奖、世界中医贡献奖等奖金400余万元,捐给天津中医药大学设立“勇搏”励志奖助学金,培养立志献身于中医药事业的优秀学子。张伯礼为勇搏励志班制定“责任、坚韧、克已、奉献”的班训,注重学生的自我激励、自我管理、自我淘汰。学生们也非常喜爱和尊敬这位班主任。有位学生说,毕业典礼上,校长会跟每一个毕业生握手,包括本科生、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留学生,并合影留念。一位学生在网上留言:“不知道为什么,我每次听校长讲话,就无形中被感动。校长从来不说场面话,每一句都掷地有声,激人奋进。”

  对长期以来的中西医之争,在这次抗疫中,有记者又提出了这个问题,他巧妙而含蓄地回答说,这次抗击疫情,中西医结合得很好,各有所长,相互补充,使得治疗效果倍增。在他眼里,中西医需要优势互补,没有孰好孰坏,中医的传承事业之根本,就是救人。给患者更好的照顾,治好患者,才是关键所在。面对患者和公众对中医的赞誉,张伯礼非常平静,淡淡一笑,因为他深知,这是作为一名医生的责任,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没有结束,新的任务正在等着他们,这也许就是中医平和中庸的珍贵品质和悬壶济世的奉献精神。同时,他也意味深长地表达了自己的淡淡忧思:“疫情结束请不要忘了中医。这些年,我们总是在强调申遗,中医就是最大的非自然遗产,我们应好好保护,发扬光大。”令张伯礼感到高兴的是,这次抗疫,不仅湖北,全国31个省(区、市)的省级专家组中都有中医专家,26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单独设立了省级中医药专家组。特别是“大疫出良药”,这次筛选出的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血必净注射液、清肺排毒汤、化湿败毒方、宣肺败毒方“三药三方”,因疗效明显,被编入国家版诊疗方案。抗击新冠肺炎的战斗仍在继续,西医正在探寻病源并努力研制疫苗,中医也在展其所长、持续发力。中西医结合,中西医并重成为抗击新冠状肺炎的重要机制。2019年10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意见》出台,要求切实把中医药这一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继承好、发展好、利用好。我们深信,中西医联手,必将赢得抗疫的最后胜利。

  危难之中见担当,战胜疫魔彰自信。作为中医的代表和领军人,张伯礼既是善于创新的院士,又是在国家和民族危难之时,挺起中医人的脊梁,足智多谋而又能够攻坚克难夺取胜利的勇士。 “国有危难时,医生即战士。宁负自己,不负人民!”17年前的誓言从未改变。更彰显出他的智慧和仁心。他与专家们的奉献与担当,不仅展示了中医的力量和恒久的魅力,给国人以鼓舞和感动,更为中医药的守正创新发展注入了强大的动力。他充满信心,中医药将为健康中国的建设贡献更大的力量,并惠及全人类。(文 / 姚昆仑 王新冰)

上一篇:全球创新指数2020出炉!中国排名保持第14位
下一篇:最美奋斗者:钟南山院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