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技术部主管 | 中国科技产业化促进会主办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天津 河北 山西 辽宁 吉林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内蒙古 黑龙江
网站首页 > 最新关注 > 正文

实现“双碳”目标 绿色技术在行动

来源:科技日报    时间:2021-03-23    

  力争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是党中央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实现“双碳”目标的技术创新也成为当前讨论的热点。生态环境部部长黄润秋近日指出,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强调,推动绿色低碳技术实现重大突破,抓紧部署低碳前沿技术研究等,凸显了科技创新对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重要支撑作用,为相关领域基础研究、技术研发、工程应用提供了方向指引和重要遵循。

  当前,我国绿色低碳技术发展情况如何?有哪些“卡脖子”问题?该如何解决?

  最具潜力的前沿减排技术

  碳捕集利用与封存(CCUS)技术,被认为是最具潜力的前沿减排技术之一。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第五次评估报告指出:如果没有CCUS,绝大多数气候模式都不能实现减排目标。更为关键的是,没有CCUS技术,减排成本将会成倍增加,估计增幅平均高达138%。

  钢铁行业碳排放量约占我国碳排放总量的15%。中科院上海高等研究院副院长魏伟说,工业部门碳锁定效应明显,减排难度大。世界钢铁行业引入了副产物利用和循环、精准控制等创新技术,但还剩余15%—20%的减排空间,这就需要嵌入CCUS技术,通过吸附法碳捕集、炉顶煤气循环等,把二氧化碳合成甲醇、乙醇等产品。

  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和中国21世纪议程管理中心共同组织编写的《中国碳捕集利用与封存技术发展路线图(2019版)》,提出了2050年目标,即CCUS技术实现广泛部署,多个CCUS产业集群建成,实现二氧化碳利用封存量超过9.7亿吨/年,产值超过5700亿元/年。

  CCUS技术发展既面临挑战,也蕴含巨大潜力和机会。在“首期碳中和与CCUS前沿沙龙”上,中国环境科学学会CCUS专委会秘书长张九天指出,我国CCUS技术的研发与应用已有了很好的积累和基础,但从技术链条看,发展应用水平不一致,二氧化碳强化采油等多项技术等已达到商业化运行水平,其他技术还需持续加大研发力度和以商业化为目标的工程建设,进一步降低成本和能耗。

  “碳中和目标的提出,明确CCUS是不可或缺的技术选择,相信会有进一步的激励政策、产业部署及管理体系的完善来支持CCUS发展。”张九天说。

  碳中和技术创新已成国际竞争热点

  欧盟、美国已提前部署了碳中和实施路径和技术研发。2019年12月,欧盟在《欧洲绿色新政》中提出了7个重点领域的关键政策、核心技术及相应详细计划,其中包括零碳炼铁技术等。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贺克斌说,碳中和技术创新已成为国际竞争的热点。 

  除了CCUS外,我国还在布局和发展其他二氧化碳利用技术。比如等离激元人工光合技术,是通过纳米催化剂的等离激元效应,利用阳光或废热,将工业废气中的二氧化碳、非饮用水合成烃类轻质油、烯烃、天然气等,不会排放硫、重金属等污染物,无需额外耗电,综合碳足迹为零。“目前我们团队率先进行了等离激元碳中和技术的工业化,在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建成中试基地,利用大唐电厂的废气余热开始了试运行。”北京光合新能科技有限公司首席科学家王琮博士说。

  制定科技发展路线图,探索研发模式

  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绿色低碳技术该如何发展?张九天建议,制定CCUS发展战略和路线图,有侧重分阶段并结合区域特点、潜力支持该技术的发展。比如对二氧化碳驱油、制备高价值化学品、能与工业过程紧密结合、有一定经济效益的二氧化碳矿化利用等技术,推动规模示范和商业化应用。探索新型研发模式,建设若干国家重大基础设施研究及集成示范平台,实现成本能耗降低的协同效益。探索设立CCUS专项扶持资金等,通过激励措施促进技术和产业发展。

  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副院长王毅认为,需要对绿色低碳技术未来发展战略做研究,并以此指导对现有技术的遴选;还需政府、市场等一起发力,鼓励创新性或颠覆性技术的研发。

上一篇:实现碳达峰、碳中和 科技创新是关键
下一篇:吴文俊人工智能科学技术奖十周年颁奖盛典在京举行 100项成果获得殊荣